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皇冠正网(www.huangguan.us):摩点“踩坑”国产潮玩Keeppley遭维权 独立众筹平台:困在盈利与监管中

皇冠正网(www.huangguan.us):摩点“踩坑”国产潮玩Keeppley遭维权 独立众筹平台:困在盈利与监管中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摩点“踩坑”国产潮玩Keeppley遭维权 独立众筹平台:困在盈利与监管中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12 20:12:11

◎无论是摩点还是Keeppley,都未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有足够的意识,也暴露出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行业,与一个正在风口上仍待规范发展的行业两相结合时,产生的风险,可能反噬行业辛苦积累的信誉。

每经记者 陈婷    每经编辑 刘雪梅    

“我遭遇了这么一次侵权,但我需要讲很久才能和别人说清楚我是怎么被侵权的。”王林(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王林的无奈与无力感,缘于他近期参与的一次众筹项目。他回忆说,此前他在小红书上看到一个玩具品牌积木套装产品的广告,有了为孩子买一套作为春节礼物的想法,便根据指引转至一个众筹平台,开始了一次令他气愤的众筹项目。

记者登录该众筹平台“摩点”看到,2021年11月15日,Keeppley在摩点上线了该众筹项目进行预热,并于11月30日正式启动众筹,上线半小时即完成了10万元的目标金额。截至12月20日众筹结束,该产品总众筹金额高达1958744.84元,共计2617位消费者支持,为10万元目标筹款金额的19倍!

截图自摩点Keeppley项目页面

然而,14天后的2022年1月4日,有消费者发现,该产品开始在另一渠道进行售卖,且有赠品,在叠加优惠券50元后,消费者可以449元到手该产品。这违反了摩点平台和Keeppley双方对本次众筹参与者的承诺。

1月6日下午,在包括王林在内的消费者积极维权之下,摩点和Keeppley都给出了项目情况说明和补偿方案。但王林依然感到郁郁不平,他提出几个问题:

究竟什么是“众筹”?Keeppley在摩点发起众筹项目之后,为何又在别的渠道进行现货售卖?众筹的监管是否存在缺失?

对于此次事件,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邮件形式向摩点进行了询问,尚未获得回复。Keeppley方面则对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纵观本次事件,受损的不但是消费者的利益,众筹平台摩点也背上了“监管不力”的骂名,而Keeppley的品牌声誉和信誉亦受到重创。

近年来,随着各类销售渠道的崛起,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方式也变得五花八门,在令人防不胜防的同时,甚至让消费者觉得“讲都讲不清楚”。

那么,这么一次“三方皆输”的众筹违约风波,究竟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众筹金额远超预期 品牌火速“翻脸”

此次参与“众筹”,对王林和很多消费者来说,很偶然。以前,王林只在众筹的项目中买过食品,对“众筹”的具体概念也并不了解。

作为文创爱好者,王林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潮玩等领域,预售是很常见的情况,“在预售的情况下,一般买到的产品是最便宜的。”相应的,等待的时间也比较长。

以本次项目为例,如果消费者在众筹开始时,就在摩点上付款,需要等待至少一个月才能够收到产品。

之所以不等到产品正式上市以后再购买,王林说,一是正式上市以后,由于产品限量销售等原因,可能买不到了;二是等现货出来以后,价格可能会比预售价高很多。

记者了解到,Keeppley本次众筹项目共分五个档次。在摩点上可以看到,除了下单即送的招财猫积木之外,众筹金额超过10万元,便可解锁遥控器版灯光零件*10;突破20万元,可解锁福运工坊手稿图和上色套装;突破30万元,将解锁福运工坊专属电机模组;突破50万元,则解锁一套摩点众筹限定特别版喷金色积木人仔;突破95万元,解锁追赠拼装版亚克力展示盒。

最终,该产品众筹总金额超过了195万元,Keeppley需要向2617位众筹参与者发放上述产品及赠品。

然而,对于这个众筹结果,Keeppley表现得“喜中带忧”。有消费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原定的前四档解锁金额都达成之后,在消费者的“加档”催促下,Keeppley加了亚克力展示盒这一档位的赠品,“在突破95万后,Keeppley在消费者的催促之下,又加了一档,官方一直说没利润了,自此之后,从95万到195万,Keeppley都没有再附加赠品。”

该消费者表示,大家也都表示了接受,“虽然有人吐槽699的价格,但不少人愿意支持国产积木,毕竟价格上来了才会有更好的品质。何况官方一再强调这是新春限定款,之后上架也不会低于699元,也不会加档赠品。”

然而,1月4日,在众筹订单还未全部完成发货的情况下,Keeppley以明显低于众筹回报产品金额的价格,在其他渠道进行现货销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另一电商平台看到,消费者可以在领券后,以449元入手非通货的虎年限定积木。

众筹期间,Keeppley在摩点的商品宣传页中明确表示,该产品在宣传众筹结束后,其他平台只卖699元,没有赠品,不降价、不参与平台促销。此外,摩点也有明确规定,众筹项目90天内不能降价,且需要优先给众筹用户发货。

品牌如此迫不急待地另开渠道,被“打脸”的不仅是Keeppley自己,也有摩点。

对消费者来说,除了对Keeppley的言而无信感到愤怒之外,王林更是感觉到糟心,“等了一个多月,还不如不等。”

众筹品牌失信 “醉翁之意”不在众筹?

与其说Keeppley在摩点平台上“众筹”,勿宁称其为一场“预售”。

启信宝显示,Keeppley是广东启梦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玩具品牌,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Keeppley则创立于2019年,“致力于为玩家提供高性价比的优质积木”。

近年来,以泡泡玛特为代表的潮流玩具品牌涌现,刮起了文创之风。艾媒报告显示,随着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精神层面的追求也不断提升,潮流玩具是将艺术、设计、潮流、绘画、雕塑等多元素理念融入玩具载体,因此受到欢迎。

,

皇冠正网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皇冠正网即时比分、皇冠正网注册的平台。皇冠正网平台(www.huangguan.us)提供最新皇冠登录,皇冠APP下载包含新皇冠体育代理、会员APP。

,

相较于传统玩具,潮流玩具更多的从设计、制造工艺、文化等方面进行创新,吸引了大量粉丝。潮流玩具消费者,也从偶然的买家变为常规买家。

现阶段,国内潮流玩具市场正走向成熟。艾媒数据显示,2015年开始,中国潮流玩具行业市场规模呈阶梯状上升,2020年中国潮流玩具行业市场规模为262亿元,预计到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63亿元。

国内潮流玩具市场正走向成熟 图表来源:艾媒数据中心

“在设计和质量上,国产积木正在努力追赶国际大牌,虽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也愿意支持一下国产品牌。”王林说。国内的积木爱好者还算是小众群体,正是由于大家对国产品牌的支持,Keeppley才在此次众筹中获得不错的成绩,最终却“伤”了大家的心。

除了伤害品牌声誉之外,Keeppley或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柴云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本次事件中,相关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受到了损害,玩具品牌Keeppley除了需要承担民事方面的责任外,还有可能涉及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虚假宣传方面的规定。

此外,Keeppley还需要向平台支付相应的违约金。事情发生后,摩点在相关说明中已经表示,将按照《发起者协议》第5.6条的约定,直接自可结算金额中扣除相应金额的违约金;同时,为保证该项目的顺利交付,摩点将依平台协议约定采取暂停结算剩余款项的限制性措施,直至众筹回报产品全部发货期满90天,以维护摩点平台和支持者的合法权益。

摩点表示,如发起者另外存在其他违约行为,将保留进一步向发起者追究违约责任的权利。

显然,在本次事件中,Keeppley得不偿失。

令人不解的是,Keeppley在电商平台有着自己的旗舰店,在多个渠道也皆有销售,为什么要在摩点上发起众筹项目,却又对众筹平台的相关政策视若无睹?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Keeppley在摩点上发起众筹项目,更像是一个宣传及试水行为。该人士猜测:“一开始,Keeppley可能没无法判断该产品会不会受到消费者欢迎,缺乏有力的数据,去说服一些大的渠道商采购它的产品。如果开展一个众筹项目,在众筹的结果很好的时候,它就可以用数据去说服渠道商大批量地采购该产品。”

独立众筹平台:困在盈利与监管中

“这件事情里,更让我感到生气的是摩点,因为我的钱是付给摩点的。”王林说。

虽说在接到投诉的三天之内,摩点就给出了一个项目情况说明及处罚公告,但摩点的口碑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

目前,不排除摩点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可能。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柴云乐表示,众筹平台摩点是否需要承担责任,需要确认其是否存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的情形: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

此外,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摩点的积极处理之外,众筹平台监管难的现状也暴露了出来。

柴云乐表示,现阶段,发生类似事件的概率较高,“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经营者违法成本较低。消费者维权的不便或不熟悉,导致大量经营者的大量违法行为得不到有效有力的查处,这也反过来‘怂恿’经营者肆无忌惮地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利。”他说。

据他称,目前广泛存在的众筹平台中,主要包括股权众筹、债权众筹、慈善众筹、产品众筹等。前三种众筹形式的法律监管较多,存在不少“红线”。他分析,“摩点更倾向于产品众筹,类似于预付卡消费,不能完全排除非法集资的嫌疑,不过如果确实商品或服务存在,只是在宣传、服务过程中存在瑕疵或欺诈,可以通过《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广告法》等维权,不太容易涉及刑事犯罪。”

作为一个众筹平台,摩点之困不止于此。

启信宝显示,摩点隶属于北京摩点会想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文化创意众筹平台,专注于游戏、动漫、卡通等创意文化产品的众筹服务,发起人可以在摩点网上发起类似项目的众筹筹款要求,并承诺提供不同形式的回报给支持项目的支持者。

在2014年到2018年间,摩点相继完成了3轮融资,2018年2月,摩点获微博领投的超1亿元人民币的融资。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获得融资的消息。

数据显示,2017年,摩点的众筹总金额接近1个亿,付费用户40万。

如今的摩点,已经是众筹创业公司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2017年初,盈灿咨询的统计显示,2016年12月,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427家。而后,据观研天下《2020年中国众筹行业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之后,我国各类众筹平台数量开始下降,截至2019年6月底,在运营中的众筹平台仅有105家。其中股权型平台数量最多,有39家,占比37%;权益型平台次之,共32家,占比31%;综合型平台14家,占比13%;物权型平台13家,占比12%;公益型平台数量最少,只有7家,仅占比7%。到2019年8月底,我国处于运营状态的众筹平台共有92家,数量进一步减少。

单一的众筹平台,正在被综合平台取代。近年来,众筹资金与资源越来越向京东、淘宝、苏宁等综合平台汇聚,逐渐形成了“强者愈强”格局。有媒体曾报道,一位倒闭的众筹平台创始人表示,作为拓荒者,自己扮演了知识普及的角色,如今到了交棒给电商玩众筹的阶段了。

或许不甘于此,摩点也开展了自身的电商业务——摩点商城,其定位是国内原创设计师电商平台。

但盈利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众筹平台。2016年8月,91金融收购了国内首家众筹平台“点名时间”。91金融CEO许泽玮曾对外表示,未来众筹平台需要依靠综合平台的支撑才能向前走。从商业模式来看,他分析,众筹平台只能收取众筹项目的服务费,但很多众筹项目都是初创项目,因此独立众筹平台的生存比较困难。

目前来看,摩点所经营的产品众筹业务更多扮演的是为企业做营销的角色。多年前,便有业内观点认为,今后,产品众筹不会停留在前期的营销层面,而是转变为一个“线上孵化器”。

从此次Keeppley在摩点发起的众筹来看,品牌方更多希望借助的,无非是产品众筹过程中发挥的市场推广和品牌营销作用,这实际上已脱离了“众筹”这一火热一时的概念之本质。

跳出此次众筹风波来看,无论是摩点还是Keeppley,都未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有足够的意识,也暴露出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行业,与一个正在风口上仍待规范发展的行业两相结合时,产生的风险,可能反噬行业辛苦积累的信誉。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